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香港管家婆玄机彩图 > 升麻 >

欣贵龙赵宪斌良心便是我的信仰

归档日期:05-09       文本归类:升麻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都说医者父母心,但是如果做药的人良心坏了,那么再有仁心的医者恐怕也要束手无策了。

  在这个追求短平快的时代,人人一味地往前冲,很少有人会去在乎溯源或产品的质量,只要觉得能赚钱的事,就一窝蜂的去干,甚至为了卖出去、卖个好价钱不惜昧着良心作假;做事情只要能够赢得表面上的成功,就可以不惜一切手段去达到。所有人都害怕落后于时代,也害怕会被同龄人抛下,变得愈发焦虑。在这种态势下,想要保持一颗清醒的头脑和沉稳的心,已经很难,坚持己见保持初心更是难上加难。而贵龙医药的总经理赵宪斌却选择了逆势前行。

  生于60年代中期的赵宪斌有着那个时代的人特有的朴实与温厚,秉持着学以致用的单纯理想,从大学毕业后就投身于医药行业。先从基层的医药代理做起,发展至传统医药批发和临床销售业务,在医药行业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拥有了完备的销售渠道与人脉,在业界赢得良好的口碑,随后众多的医药品牌也主动找上门来,愿意把自己产品交给他拓展市场。

  和医院打交道多了,赵宪斌也接触到了很多患者,看到他们“吃了药就吃不起饭”的困境和为了买到“有效又便宜的药”的奔波和纠结;更有医务工作者在临床治疗过程中的为难与不甘:“有效的药贵,医保可能不报销;便宜的药可能起效慢,患者要承受更多的痛苦”。这让已经成立公司数年,代理着国内外数十个知名品牌药品的赵宪斌萌生了自己研发,做高效低价的良心好药的想法。

  凭借着多年对医药行业、对医药行业科研动态的了解,赵宪斌敏锐的抓住了具备较好的市场前景和发展潜力的心脑血管类药物的研发,针对扩张血管、改善心肌、降脂降压以山楂叶提取物为原料生产研发新品,充分利用寒地山楂树的山楂叶总黄酮含量高的优势。2005 年,在赵宪斌的主持下,公司申报并获得了心脑血管药物“心安胶囊”等多项中药品种批文,一经上市即得到了良好的市场反馈,很多患者口口相传,很快热销全国,目前已经纳入国家医保目录品种。

  自2000年初,立志做良心药起,赵宪斌就奔走在各大科研机构、药监局、医院等地,不仅投入巨资,更注入极大的心血和精力用于新药的研发,潜心多年,目前贵龙医药在他的主持下,研发的心安胶囊、舒筋定痛片等药品种陆续获得了国药批文、生产上市,均取得了很好的疗效与口碑,性价比远高于同类产品。

  在新药研发的过程中,赵宪斌对“中医毁于中药 中药死于贪婪”这句话有了更深刻的认识:道地药材到处移植,农药肥料频频催生,转基因技术也匆忙上阵,南橘北枳;花大价钱买来人参,如果仅仅是“菜参”即便无效至少无害,但也可能是提炼过精华的“药渣”……,这样的乱象下,即使扁鹊重生,无药可用徒唤奈何!

  为了从源头上把控药品质量,赵宪斌做出了即便在现在看来也是一个莽撞到疯狂、甚至自虐的决定:发展中药材规范化种植,致力于中药材资源产业化建设,开拓药用新资源,提高药用品质。不仅为自有药品提供品质稳定的原料,也要为这个行业“打个样”,唤醒、带动更多志同道合者共同改变这个行业,为中医中药行业的健康发展贡献一份微薄的力量。

  赵宪斌充分利用北方环境资源特点,慧眼独具的以山楂叶原料供应不稳定和总黄酮含量低等始终困扰多家制药企业的难题为切入,希望在肥沃的黑土地上种植出药用寒地山楂树。2003年,他斥资在哈尔滨市近郊的宾县承包了100亩山林地,用于山楂树的试种。黑龙江省从未有过山楂树的种植,只有同一科属的野生山里红树,他就从地缘上最为接近的河北引进了山楂树种苗。

  春季栽下的树苗,很快就成活了,整个夏秋都枝繁叶茂长势喜人,然而第二年春天,远山近水的树木都吐绿发芽了,100亩山楂树苗却一直光秃秃的——因为不适应北方的寒冷,河北来的山楂树苗没能挺过北方的严寒,都冻死了,这一年的直接经济损失就达到了百万元以上。

  顶着亲友、合作伙伴的不解甚至嘲讽,赵宪斌的山楂树种植计划又一次从头开始,这一次他决定自己培育适合黑龙江气候的总黄酮含量高的寒地药用山楂树。他找来省农科院园艺分院的副院长张英臣做技术顾问,以本土地道野生山里红做母体砧木,将山楂接穗嫁接。为了能够种植成功,无论是土地的勘查,还是整地、栽种到管理,赵宪斌都亲力亲为,吃住在山上,住简陋的基地宿舍,每天弄得灰头土脸,一个身家千万的老总经常让人误认为是土生土长的农民。

  就这样一次次亲手嫁接,一步步反复走进这块土地,一点点培土浇水......功夫不负有心人,年复一年的实验,他的寒地药用山楂树终于培育成功了,齐刷刷的长出了新叶子,“总黄酮含量高的寒地药用山楂树种植技术” 终于取得了成功:这些山楂树叶的提取物总黄酮含量高达95%,超过食用山楂树叶提取物的含量一倍以上。目前这一技术已经取得了两项国家发明专利授权,同时也获得了国家专项资金的扶持。

  试种成功不等于就见到效益,从试种成功到规模化种植、产生效益,这中间还有长长的6-7年的时间,也就是说从项目立项至少10年的时间里,这些山楂树都是要靠“吃钱”活着的。对赵宪斌来说,钱不是问题——为了行业的良心、为了良心药,投入再多也值得;然而钱也是最大问题——即便是成熟的农业种植都需要投入大量的财力物力,更何况技术含量超高、开创行业先河的寒地药用山楂树的种植呢?面对资金困难各项难题,一向沉稳低调的赵宪斌出人意料的变成了演说家,从项目前景到对行业的冲击乃至变革,他有着自己的理解与坚持。有人说他疯了,放着躺着赚钱的事不做,瞎折腾,还有人为他的坚持所感动,就连从前不理解他的家人也自愿上山了。而事实也证明,正是凭借着这股劲,他注定会成功。

  从2003年中医药对于“非典”的防治开始,国际主流社会和主流医学界开始重视中医药发展。党的十八大报告中特别强调要扶持中医药和民族医药事业的发展;习总书记提出“中国梦”以来,也曾在多个场合提到中医药发展,并指出:“中医药是打开中华文明的钥匙,是中华文化伟大复兴的先行者,是实现‘中国梦’的重要先决条件”。这预示着中医、中药将迎来近百年来最好的历史发展机遇。随着中药研究的成果丰富,中医药“防未病治未病”的优势愈加显现,更多人对祖国传统医学有了新的认识,并且日益注重养生保健,观念上也都从“以征服性治疗为目的的高技术追求”转向“预防疾病和治未病,维持和促进健康”,医学目的发生了颠覆性的改变。

  这一切进一步坚定了赵宪斌对贵龙医药的战略布局。继寒地药用山楂树种植的成功之后,一向沉稳的赵宪斌开始不安分了,他将目光转向了素有“温补之王”美誉的人参,他希望把曾经被国人认为高不可攀、使用起来又超级麻烦的人参,打造成一款适合现代国人养生用的新品。这一次他又是直接从源头入手——2012年,赵宪斌开始在小兴安岭山麓开始种植人参,仿野生种植。

  人参的使用与研究在我国也已经有4000多年了。它天性傲娇,对生长环境要求极为苛刻,在这个星球上只分布在北纬33°-48°、东经117.5°-134°度之间、海拔1500—2000米的山地。在我国多生长在辽宁东部、吉林长白山和黑龙江小兴安岭。韩国、朝鲜和日本也有栽培。它的生长环境需白天要暖,最高不能超过25°C;晚上要冷,最低不能低于-40℃;海拔要高又不能太高,海拔1500-2000米的山地最为适宜;要有光照却不能被直接照射;既不耐旱又不耐涝,要有水分滋养又不能过于潮湿,要求土壤相对含水率在70%~80%以上,因此只适合排水良好、疏松、肥沃、腐殖质层深厚的森林土或山地灰化森林土。

  虽然人参在我国栽种历史已经有了1800多年,目前国内人参种植范围最广的地区主要在长白山和小兴安岭。但就算再有经验的人也会有疏漏之时,更何况是从未有过种植人参经验的赵宪斌。2006年,赵宪斌重金聘请了吉林一位有着几十年人参种植经验的老参农作为技术指导,开始在小兴安岭试种人参,赵总继续着他的“老农”生活,这一次地块比较大,上千亩。林地要达到人参种植条件还需要进行大量的整理,同时又不能毁林,因此在正式播种之前投入的人力、物力、采购机械等已经高达上百万元。第一年,由于请来的老参农对地块的选择失误,经过漫长的发芽出苗成活的参苗因为雨水大排水条件不好,第二年陆续全部死亡,这一次直接经济损失超百万。

  这一次不仅仅是亲朋好友不理解了,连妻子也觉得他太能折腾了,放着舒服省心的事不做,偏要去劳心劳力的折腾。伊春的基地条件更加艰苦,从公路下来要步行1个多小时,遇到天气不佳需2个小时左右。一次赵宪斌凌晨到家,妻子发现他的走路的姿势非常别扭,吓得她以为赵总在基地摔倒了或怎么样,急得快要哭出来了,赵总才疲惫的说,今天在基地勘察地块,将整片地几乎走了一遍,估计要走出几十公里,最后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家,两条腿几乎就是跟随大脑的指令机械运动,自己简直要感觉不到了。可就是累成这样,第二天他又一次出发去了基地,这一次妻子默默的跟着他又上山了。

  经验不能完全移植,那就两条腿走路。赵宪斌辗转托人找到了原黑龙江省中药协会秘书长、高级农艺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杜永祥,主编出版过人参种植专业书,邀请他来做基地的顾问,老祖宗多年传下来的经验和现代科技手段的完美结合,再加上赵宪斌事无巨细的亲力亲为,这一次人参安全的健康的长大了。

  国家药典规定,只有生长周期5年或以上的人参才可以药用。人参的生长速度极为缓慢,对土壤的营养吸收极其充分,百年的山参,也只有几十克重。而种植过人参的土地,至少要三十年以后才能再次种植人参,因此人参才格外珍稀。可为了保证人参的纯正和品质,赵宪斌没有采用参农普遍的方法,完全按GAP标准种植。他让人参的种植回到了千年以前,在5年多的时间了,除了必要的松土、除草、除虫、移栽之外,不施加农药和化肥,不再进行任何的人工干预,确保人参的天然药性,将农残将至最低。2017年初,第一批人参即将收成,负责人参基地的技术人员按普遍的做法提醒问赵宪斌可以施用化肥了,赵总非常明确的拒绝了技术人员对他的善意提醒,而是告诉他,“我只要你尽心的将人参照顾好,我们不追求那些自己良心都过不去的利益。”但不使用任何化肥的药用人参,单株要比使用过化肥的人参至少在重量上至少减少1/3,成本却增加了20%以上。

  第一批鲜人参采收回来了,送进了严格按照国药生产标准、GMP规范生产的工厂,赵宪斌要用人参打造一款为国人的健康加油的滋补佳品,让集萃天地精华的人参把自己的营养全部贡献出来。在古人智慧和今人科研的基础上,贵龙医药以生产国药标准,创新性研发出复合人参浓浆:全株药用标准鲜人参,辅之以甘草、石蜜,通过现代高科技手段萃全株鲜参营养成分,不浪费一滴天地精华,为亚健康人群提高免疫力、提供营养、助力健康,同时使口感更好、更易于人体吸收。

  第一批欣贵龙人参复合浓浆下线了!拿来做功能对比的是自己的家人、亲友、甚至是已经90多岁高龄的老父亲,当然还有医生!反馈很快回来了:失眠的人说睡得好了;白天睡不醒工作没精神的“特困户”有了精气神儿,心悸气短、弱不禁风的人可以出去锻炼了......,明显而良好的效果反馈,让赵宪斌对这款产品更加自信,还没有开始推广,慕名而来的亲友们就已经把第一年产量不多的产品抢购一空,从前高不可攀的人参,终于在欣贵龙团队努力下,把鲜人参的精华便利安全高效的贡献出来,为人们的健康保驾护航。

  从生产以治疗为目的的药品,到以预防保健、调理治未病为主的健康食品,从被认为“逆势而为自讨苦吃”到现在被很多人赞誉为“眼光好,有先见之明” 的赵宪斌。很多人都跑来问:你是怎么一次次抓住了时代的风口?然而对于赵宪斌来说他不过是做了顺应自己良心的事,在多年的经营中,他始终将“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作为自己做人做事的准则。

  在这个诚信日渐缺失的“互害”年代,一个不愿随波逐流、讲良心的人,通常会被认为是个傻子,但赵宪斌有着自己坚持,用他的话讲就是,“我做的是治病救人的药,如果连药都病了,还有什么能救人?”总有人好奇赵宪斌的做事风格是不是因为在遵循什么宗教或信仰,每当这时,赵宪斌总是用一贯沉稳谦和的表情回答说:“我觉得信什么都不如信良心,我就信良心。”简单的话语掷地有声!

  而善心和善行终将获得丰盈的回报。现在贵龙医药在保留传统医药批发和临床销售业务的同时,已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国药准字药品若干个;拥有GAP生产标准的、规范化种植的两万亩道地药材有机种植基地,基地种植有寒地山楂、兴安升麻、关防风、赤芍、关黄柏、人参等,生产的药材具有无农药、无重金属、天然绿色、药用价值高等特点,成为生物领域的一大创新,为贵龙旗下药品的工业化精深加工及中成制药、营养食品的开发与研发从源头上确立了质量保障。其中一处基地现已成为国家中药材稀缺种子种苗种植基地。

  未来,贵龙医药也必将在赵宪斌的领导下,继续致力于中医药事业的发展,让中医药文化在新的时代继续绽放出新的光彩。

本文链接:http://oji21.com/shengma/1078.html